潘军
  • 0
  • 次收听
  • |
  • 0
  • 次分享
  • |
  • 0
  • 次喜欢
青海籍青年流行歌手潘军从来萍踪无定,神龙无迹。 忽而在西宁某歌厅子夜时分的灯光炫影中引吭高歌, 引得一干彩发男女尖叫四起,HIGH兴大发; 忽而又在内地某大型音乐会上与众大腕联袂登台,抢尽风头; 突然又在圈中风闻他已成为北京某音乐公司的签约歌手, 被许多圈内资深大牌音乐人一致看好, 正全力为其亲手操刀打造合身曲目————在歌坛娱乐圈的边缘地带沉浮多年、 挥汗挥泪打拼十几载的潘军这回似乎真有点浮出水面呼之欲出的强劲态势。 这也许正是那句普遍为娱乐艺人归总为标志性境界的古老成语 “厚积薄发”在潘军身上恰如其分又恰到其时的彰显和体现。2003年6月的盛夏午后, 从京城归来后蜇伏家乡一月有余的潘军终又现身西宁街头。 长发依旧,风尘满目, 一身劲装牛仔更显其落拓无羁精悍俏拔的浪子本色。 时光的磨砺似乎已让他往昔愤青叛逆的桀骜风骨遁迹无踪。 而言谈举止间依然锋锐未减,更平添一份阅尽世故沧桑勘透成败得失后的成熟与丰润。几张自述性的简历复印件,一张由台湾大牌歌手主持人黄安为其亲自打造、北京都德音乐文化公司制作的单曲样碟《可以再狠一点》,一份由内地著名音乐人腾格尔作词作曲尚未出炉的原创歌曲《小站》,还有几份媒体报道其演出盛况的刊载文章和一些潘军个人的零星写真照片,或奔放或深沉或温柔,成为萍踪浪迹的潘军随身携带的仅有的几样珍贵物件,这也是潘军在多年的演歌生涯中最终能够答谢给歌迷交待给自己的成就性的东西。

潘军和许多爱好音乐喜欢唱歌的年轻人一样,身处中国流行乐坛刚刚起步却又劲风涤荡的繁荣局面,开始如饥似渴地聆听和学唱引领时代风潮的内地港台流行曲目。凭着一付天生赋就的好嗓和对音乐敏锐的感悟力,潘军很快在本单位的各类文艺宣传活动中脱颖而出,进而出入于西宁街头的大小歌厅。雏凤清音,初试锋芒,他迅速跻身为当时的西宁娱乐圈中仅有的几个能够为娱乐大众耳熟能详的青年歌手之列。潘军以此为契机,在演歌的道路上开始全面拓展和延伸自己的事业空间,把当时独擎流行旗帜处于歌坛伪领军地们的广州乐坛作为心目中的理想圣地,毅然汇入了“南漂一族”的歌手行列。在南中国的温山软水中,潘军一如一股粗砺而质朴的清俊罡风,以其清亮银质的高亢嗓音和狂荡不羁的现场台风顷刻如骤雨侵城惊涛拍案,在整个岭南歌坛乃至海南孤屿生命鹊起,播扬遐迩。 然而短暂的辉煌之后,接踵而至的却是命运在阴冷的午夜街头不怀好意的冷酷四伏,正悄然尾随着潘军风光无限的星迹运途。一连串的嘲弄和打击,以不容抗衡的蛮力摧残着这枚星光乍泄小荷莆露的青涩之果。多年以后的今天,潘军在其自述中以曾经沧海而又不失揶揄的冷静口吻心平气和地描摹当时的窘况:高考落榜,工作下岗,经营旅行社倒闭,开办艺术团关门,承包卡拉OK遇火灾,做餐厅经理被栽赃,被我爱的女孩无情地抛弃,跟爱我的女孩生离死别,出门被偷,回家被盗,我骑摩托车撞自行车陪大钱,别人开车装我摩托车逃之夭夭……渡尽劫波后的难得调侃,正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潘军曾几番沉浮挣扎
[展开]
暂无该艺人作品版权,不能播放
潘军的热门专辑
单曲
-000年发行